百书楼 > 其他小说 > 仙爱拍案惊奇 > 正文 微改剧情大纲先上传明天再修改分章重新上传
本文独家整理:bai shu.la

    ‘但愿你大师兄不会被暝映给打死。’奇真小声的开口说道。‘找死!’只见从角落的黑暗处蹦起一人影一脚踢向奇真。只见青姝身子都被整个水牢给泡的肿肿的原本一个十分修长的身体如今像萝卜一样。奇真忍不住的哈哈大笑起来。本来就快暴走的青姝听到奇真的笑声小脸都快神似老管家了面皮紧皱只不过比老管家多了满脸煞气。

    奇真看了看青姝这才放心这肯定不是暝映能变化出来的,变化虽然能外貌一样但一个人的脾气可是永远改不了的,但人虽然是试探了一记飞脚也是挨定了!只见青姝一脚踢上不够还想再来一脚。

    ‘好了,青姝师妹在打恐怕先生会吃不消的。’风澜连忙拉住青姝的手劝说道。‘放手!敢说师兄我打不死他。’原来,青姝并不是因为笑话她才打奇真的而是因为说了瑾念才打他的。奇真闷闷的想到真和岐睨裳性子差不多就是多了一点暴烈之情。

    ‘看来师弟你们玩的还挺高兴的啊!’一道如雷鸣般的声音从头顶传来。奇真抬头只见一个眉清目秀的少年郎在头顶铁栏处吊儿郎当说道丝毫没有和岐睨裳在边城处对话那般严谨。这听他说话的声音还以为是个身强体壮高大威猛的男人怎么会是个稚子小儿啊,奇真无语的想到。

    ‘呀!盼星星盼月亮可算是把大师兄你老人家可算来了,赶紧把我们救上去。’风澜高兴的说道,‘大师兄。’青姝声音柔软的低下头叫到。

    铁栏外面的瑾念举起手中搬砖形状的铁块使劲的拍向栅栏处的锁头,铁栏发出阵阵敲击声。半香过后‘这东西是什么做的怎么这么硬连我的砸天都拍不开。’‘当然啦,要不然我和师妹早就出去了。’风澜好像十分光荣有自豪感的说道。‘嘿嘿,既然这样就不要怪我用暴力解决了师弟师妹遮好眼睛。’瑾念轻笑一声开口说道,只见瑾念一只手化做一道让人睁不开眼睛的白光带有惊雷声劈向锁头。只见锁头像是被极高一样温度给灼烧后一般化为铁水。

    刚出水牢瑾念便看向风澜问道‘这位先生是和你们一起被抓进来的?’只见风澜脸色红了红没有说话也同样看着奇真,‘在下奇真,只是一名书生而已,不过我想问问瑾念兄你是怎么进来的?刚刚发出这么大的动静就不怕被暝映发现抓到吗’奇真说道。‘无妨,无妨。刚刚我躲在外面准备联系世尊时看见他急匆匆的从这里出去了手里还提着一篮小果子准备吃好不快活的样子。’瑾念随口说道。

    糟了!暝映应该是去找那个腥臭味黑影给最后的百灵果了!这可大事不妙啊!得赶快去阻止他才行。

    刚走到门口,一道黄色娇子停在大门中间里面散发出来的妖气让奇真浑身汗毛炸立恨不得马上钻到地底下藏起来。奇真连滚带爬的跑到一座满是灰尘房门大开的房间里面把门关的死死藏着。‘让我进去!奇真兄等等我也让我进去躲躲!’‘要进来赶快!’奇真刚说完这句话就感觉到面前带着一阵风吹过风澜便出现在了身后。嘎吱一声木门关上了。

    ‘哎哟喂,可吓死....’奇真见到风澜话都没说完眼睛就瞪直了一股不好的预感便出现在了心中。

    回头一看两具干尸靠在关门处,左边的干尸是一具不算太老的男尸右边则是一具少女的女尸。奇真上前查看一番只见两人身上没有明显的砍伤痕迹,奇真长出一口气心中的疑惑又少了一个。 看向屋中摆设只见格局十分简单,就一张床一把椅子床头上挂着一把长刀和一把三尺长剑和风澜的拂尘‘甩发’。风澜也同样看见身后之物,顿时拿在手中挡着防卫武器一般双腿卷缩在床上瑟瑟发抖。

    ‘两个怂货!娇子里没人!’一道冷嘲声从门外传来。‘师弟,赶快出来!我们去找你娘!’瑾念笑嘻嘻的说道。‘风澜师兄你看看你害怕的那个样儿还是擦擦脑门上面的汗吧。’青姝又在门外热讽道。‘他们一定是被岐睨裳抓着了要引诱我出去好暴打我一顿!不能听不能信!那娇子里面还有妖气散发出来。’风澜碎碎念的说道。倒是奇真一听悄悄把门打开看了看外面的场景。确实娇子里面没人。那妖气从何而来?

    奇真大呼虚惊一场看来得想办法溜了反正接下来的光荣使命可以交给这三个人了。

    ‘风澜兄他们说的是真的那娇子里面没人,不信你自己来看看。’奇真对着风澜开口说道。‘连你也骗我!’风澜口不择言的说道。‘我比你还怕岐睨裳我都敢看你为何不敢?’奇真激将的说道。只见风澜抬起埋在两腿只见的头看向眼前的场景后贼头贼脑拿着拂尘的双手发抖的向着门缝中看去。风澜随后稳了稳自己的心神,顿时又进入初见时那仙风道骨的状态跳到门外清朗的开口道。

    ‘怎么跟师兄我说话的?我怕吗?叫声师兄来听我送你一件礼物。’‘哼!师兄恐怕是忘记上次说送我礼物的下场了。’青姝冷笑一声开口说道。风澜仿佛想起了什么噩梦一般咽了下口沫说道‘嘿,不过是给你开玩笑罢了你还当真,不过礼物倒是真的有!你的劈月在里面挂着呢。’青姝一听见自己的长剑在哪里顿时掐了个法决说道‘劈月来!’屋中的长剑有灵一般发出阵阵抖动后飞了出去。差点把站在门开处的奇真风澜二人给撞到在地。奇真看着飞出门外的长剑心想到好刁蛮的剑如同主人一般,果然人与法器若相通便会产生与主人脾性相同的灵智。长剑在手的青姝眉间的狠煞之气更加浓郁了一分。

    奇真清了清嗓子开口对面面前的三人说道‘现在还是什么都别管得赶紧去找暝映只不过此去凶险恕在下不能奉陪到底了。’‘也是,此去多有凶险奇真兄还是不去冒险的好!’瑾念对着奇真开口道。‘快滚!不然活劈了你!’青姝开口不带好气的说道。‘那奇真兄我们就此别过希望以后你能来天峰做客,我定会把你介绍个世尊让她收你为徒的,以你聪慧之姿不用十年定可名扬天下。’风澜抱了抱拳头对着奇真说道。奇真含笑的点了点头说‘谢过风澜兄一片好意,在下愚笨此生注定与修道一途无缘就此别过吧。’说完奇真便抬腿出了妖帅府但谁也没有察觉到一点黄光悄然的跟上了奇真。

    妖谭河道。

    ‘临别还试我一番风澜你这小师侄也不差呀。不单单只是一个怕娘的男人啊!不过天峰?我会去的只不过不是现在。’奇真摇了摇头略带鄙夷的吐槽着风澜。

    妖帅府中。

    ‘这狡猾的小狐狸这样诈都诈不出来肯定不是一般人!就算心性在超然的人听到只要能拜世尊为师也不会毫无波澜的拒绝!肯定是条大鱼!’风澜甩了甩手中的拂尘轻声说道。‘得了吧,我们现在此行十分危险带着个酱油瓶干什么。’瑾念开口说道。‘只可惜了明玉师弟死了不然我们四人齐聚使出世尊教我们的联合术法定不会这般的狼狈。’风澜声音低沉的说道。‘我必杀了暝映!’青姝戾声说道。

    刚刚才出妖谭的奇真身上瞬间起了鸡皮疙瘩。心道:该还的迟早要还,该来的还是会来。

    ‘尔是不是余师尊?’身后传来一道声音,声音中夹杂着三分肯定五分疑惑两分难以置信。‘裳儿啊,为师告没告诉你为师很不喜欢你粘着我,也同样告诉过你跟师尊说话要简单易懂不要让人听不懂!’奇真回头看向岐睨裳说道。只见身后的小女孩如两百年前一样除了那扎眼的一头白发。‘师傅,你终于肯回头看裳儿了!裳儿已经找到答案了再也不会缠您了。’岐睨裳眼含热泪的对面奇真说道。‘裳儿你长大了啊白发都白了!我还记得我收你做徒弟时为师也才刚下山入世呢。’奇真看着眼前的岐睨裳满头白发的模样陷入了深深的回忆中。那段虽遥远但深刻的的回忆!

    ‘俯首作揖谢师恩,吃了你这棉糖呢我就算是你的师父了,人世间凶险无比常常有吃妖的人不如我们师徒二人同闯世间如何啊?来赶紧给为师磕一个,给为师行行礼’岐睨裳看着自己好不容易乞讨而来的棉糖被这无赖给哄骗走还要给他磕头还要拐走自己?岐睨裳气鼓鼓的想把棉糖抢回来但奈何自己够都够不着他的腰只能小嘴一扁两眼泪水汪汪。

    ‘拐卖少女了!拐卖妖都无敌美少女了!’岐睨裳发出大哭声。街边人群都朝着殊羽看来,饶是厚脸皮的他也面红耳赤的。但一些不太和谐入耳的声音传到耳中。‘真敢说啊,连惊艳于世的新妖王都不曾说自己是美女一个小乞丐也敢说?’‘还妖都无敌美少女?不撒泡尿照照自己噗..忘记她是女的了。’‘啧啧啧..就是岁数太小了,若是大一点还是可以绑去做自己小妾。’‘做小妾就算了还不如买到妖仙楼换一次酒钱。’‘我到觉得这小乞丐虽然脸上有脏有花当若是打扮打扮还能算的上眉清目秀。’

    听到这些不怀好意的话语他强忍着心中的怒火开口说道‘你们想死吗?以后不管是谁要我知道敢欺负她,老子也会把他给宰了就算妖王也不会放过!记住!现在这小女孩就算无上邪尊的首席大弟子了。’

    ‘殊羽师弟,你又在欺负小孩子了?真是依旧顽劣不堪。’街头出一道靓丽修长的身影出现。

    ‘默然师姐我才没有欺负小孩子呢!我是在帮她呢。你回来啦?师兄呢?真敢在老妖王七日回魂祭中跑去给新妖王提亲?可真行啊他!’殊羽语气带着不屑与怒火声的对着人影说道。‘我看见他提着聘礼进妖都的想来已经见到新妖王了吧。’人影心不在焉的根本没听出殊羽的语气只声音中带有一点落寞与羡慕的说道。‘呵呵,可真行!我啊就不陪你们疯了,带着无上邪尊的首席弟子去游历世间去了。告辞!’殊羽说完怒火冲顶的抱着岐睨裳消失在妖群中。那道亮丽的身影回过神来发出无比鄙夷的说道‘就你那样子还无上邪尊?若你是无上邪尊那我就是十世称尊。这般顽劣希望不要被人打死在外面’而后又发出轻叹的看着妖都之中轻声说道‘希望你不会提亲成功。’

    岐睨裳被抱在殊羽身上突然发现自己的视线高出了许多看到的事物也多了起来便往后的半生中再也不愿意从殊羽身上下来直到找到属于自己真正能一辈子依靠的怀抱。

    PS:从晚上十一点码出一点接下来的剧情新大纲和一些细纲先发出来明天再慢慢修改分章重新上传。

    本书首发来自百书楼(m.baishu.la),第一时间看正版内容!
更多精彩小说百度:M.Baishu.L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