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楼 > 其他小说 > 21楼的礼物 > 正文 第二十五章 奶奶
本文独家整理:bai shu.la

    第二天一早起来,刘言感觉胸口还有点隐隐作痛,暗自心惊晏志杰那两脚着实不轻,要不是预知他的那个不可告人的秘密,后面还真不知道这件事如何收场。他洗漱完,准备出门上学了,走到客厅,却赫然发现母亲正坐在沙发上,眼圈红红的,正抹着眼泪。

    “妈,你怎么这么早就起来了?怎么了这是?”

    母亲没理他,刘言一看这情况知道母亲这肯定是生他的气呢,心想自己这几天没做什么让母亲不高兴的事啊,忽然看到母亲手里拿的,不正是他昨天穿的衣服吗?上面隐隐有一点血渍,也不知道是昨晚自己的还是金洋的。

    “老的老的不回家,小的小的一天到晚看不见个人,想跟他说两句话吧,等了又等,等了又等,就是等不到他回来,原来是出去跟人打架去了,他怎么就变成这样了呢?我儿子很乖的,从来不打架,不惹事,这不是我儿子,不是我儿子。”

    刘言看母亲又开始流泪了,赶紧坐下来,安慰母亲:“妈,不是你想的那样,是我同学被人欺负了,就是金洋,你见过的,我送他回家,沾到他一点血,不信你看,我这不好好的吗?蚊子都没叮一口。”

    母亲还是不说话,但是已经没再哭了,刘言又说:“妈,我知道我可能跟以前不是完全一模一样了,可我不是长大了吗?长大了,看任何事情的角度都不一样了,以前我是乖,是老实,我也乐意做一个你喜欢的乖儿子,可你看社会现在变化多快啊,只剩下老实是不行的,你看我们巷尾的老八叔,多老实的人,不就是一辈子被人欺负,连老婆都跑了吗?”

    母亲没好气地说:“妈是没什么文化,可也不笨,你说那老八,他为什么老婆跑了?不是因为他老实被人欺负,而是他年青的时候游手好闲、不务正业,整天跟人赌博,他老婆劝他不听,输了钱回家还要打他老婆,人家能不跑吗?最后家败光了,才靠捡垃圾为生。所以,人还是走正道明白吗?”

    “明白,原来那老八叔骗我,看我下回不笑话他。”

    母亲瞪了他一眼:“你怎么什么人都能聊上啊?”

    刘言笑笑:“我打小看他一个人独来独往就觉得他挺神秘的,有时候趁他不在还跑他家院子里玩过,看他家满是瓶瓶罐罐的,一直都很好奇。所以上次看他闲着就跟他聊了一会,这也不是坏事嘛,听过人家的遭遇,就不会再走上他那条路了是吧?”

    “你总是有理,一肚子的理!你怎么不去当总理啊?”

    刘言嘿嘿笑了笑,看母亲情绪好了一些,小心翼翼地说:“妈,我爸打电话回来了吗?”

    母亲明显又低落了几分,没有任何表情地说:“打了。”

    “没说什么吧?”

    “他说下个月不能回来。”

    刘言想起母亲第一句话说的“老的老的不回家”,原来是因为这个,他不禁有些同情母亲,想了想,说:“妈,要不我每天下午回来陪你吃饭吧。”

    母亲起身拿手里刘言那件衣服轻轻拍打了几下沙发上的灰尘,说:“不用不用,你哪来得及啊?”

    “没事儿,我正好可以跑步回家,锻炼一下。”

    “随你。”

    刘言一路小跑着往学校去,刚和母亲说那一番话用去不少时间,再不走快点就要迟到了,也许已经迟到了呢,不知道纪检委会不会公报私仇?他想起来就有点头痛。

    不过看到母亲情绪已经好了很多,这就值得了。但是刘言知道,对母亲心情影响最大的还是父亲,如果想母亲以后多一点开心,恐怕还是得让父亲固定在家工作才行。得和父亲谈谈啊,刘言叹了口气,上一世父母没有走到最后,也许就是因为两个人在这种聚少离多的状态下感情慢慢变淡了吧。

    还没到学校大门,刘言就听到了校园里铃声响了起来,那是早自习的铃声,果然还是迟到了,他加紧了脚步。但是经过门岗时,一个说话的声音让他停下来。

    “好孩子,让我进去一下吧,我孙女找不到这个作业本肯定急坏了,她昨天说老师今天要检查的呀。”

    “大娘,不是我不让您进去,这是学校的规定,上课时间,外人一律禁止入内。这样吧,您孙女是哪个班,我给她班主任办公室打个电话,让他过来拿一下。”

    “哪个班?哪个班……我孙女跟我说过两次,可我这老太太记不住哇。”

    “那我也没办法呀。”

    刘言看到那位老奶奶时完全呆住了,她不是别人,正是上一世他的前妻丁小梅的奶奶,也就是上一世最后那天,出车祸之前他去“戚家山”所祭拜的人,现在却是活生生地在他面前,老人的精神还很好,头发还没有完全花白,声音也很洪亮。

    “怎么就没办法?年纪轻轻的!毛主席说了,办法永远比困难多!我们过去要找个人用村里大喇叭一喊就行了,学校不就有大喇叭吗?你去帮我喊喊不就行了?”

    乍和奶奶重逢,刘言眼泪差点流出来,听到奶奶这话却不由笑起来,真不愧是奶奶!他记得奶奶以前挂在嘴边最多的就是领袖的名字,这跟她当年做过光荣的妇女队长不无关系。

    老太太突然高起的声音把年轻的保安惊了一下,他快哭出来了:“大娘,我要是跑去帮你喊,立马就被学校给开除了,实在对不住了,这事我干不了。”

    “你没有对不住我,我不怪你,你把你们校长叫来!我要问问他,怎么我老太婆想找自己孙女也犯法了?他这是学校啊还是牢狱啊?”

    年轻的保安正要崩溃的时候,老太太突然听到旁边有人叫她:“奶奶!”她转头一看,一个男孩子正泪眼朦胧地看着她,老太太觉得眼生,问道:“孩子,你是不是认错人了?我不认得你呀。”

    刘言摇摇头:“我没认错,您孙女叫丁小梅是不?”

    “对对对!你认得小梅呀?”

    “……嗯,认得。”

    “太好了!你看这孩子他不让我进去,你就帮奶奶个忙,帮我把这个作业本送给她好不?”

    “……好吧。”

    看事情得到解决,保安松了一口气,却又听老太太跟刘言说:“好孩子,真听话,比那娃儿强多了。”

    “下次不上学到家来,奶奶给你做苕粉团儿吃。”

    刘言擦了擦眼角,笑着说:“我不知道去不去得了,不过还是谢谢您了,奶奶。”

    “没事儿,去了再做给你吃。”

    “嗯,奶奶您要保重身体。”

    “这孩子真懂事,好好,这作业就拜托你了。”

    刘言拿着作业本快步走进学校,老远了,回头一看,奶奶还站在大门那隔着铁门看着,见他回头还招了招手。

    本书首发来自百书楼(m.baishu.la),第一时间看正版内容!
更多精彩小说百度:M.Baishu.La